midori 3月號:憂傷馬戲團

 

「請記住,你是名為世界劇目中的一個演員;你只有一個任務,就是盡力扮演好被賦予的角色。」

 

我們總是帶著不同的面具,生活在名為人生的大型馬戲團裡。
白天的你,有時是空中飛人,在各種業務裡穿梭、集中精神準備抓住迎面而來的桿子。
怕一個冷不防就會墜落於看似安全但其實根本也不牢固的網子。

有時候你是準備跳火圈的獅子,等待馴獸師的一聲下令,奮力越過那滾燙的火圈,但你沒資格喊疼。如同那些在青春裡,為了要達到誰的標準,而犧牲了多少你喜歡的事物。

有時候的你將畫上滿臉誇張的妝容,最後黏上一顆萬年不變的紅鼻子,成為眾人的笑果。
耳裡充斥著你分不清是真的因為笑話而笑開懷的笑升,還是帶著惡意的嘲笑。
昨晚被燙傷的傷口還發著疼,逼著眼角泛著淚,但沒關係,因為沒有人會看見。
人們都喜歡快樂的假象勝過憂傷的現實。

偶爾你也會想嘗試吞劍表演,來獲得大眾的掌聲;但又害怕著失敗後的自己將一無所有。
因為這是只容許成功而不得失敗的表演。

一場一場的表演在這裡出演,你有時參與其中、偶爾在觀眾席旁觀。
傳遞快樂的馬戲團,其實本質裡是不是都含著濃濃的悲傷,你不經這麼想著。

終於來到了謝幕的時候,此時坐在舞台邊的你,卸下了濃濃的妝容、褪去了不合身的表演服。

仰頭對著白色的天花板,
今天的你笑的很累了,但還是捨不得睡,睡前的時刻最容易進入另一個世界。
此刻即使滿是悲傷,但也是屬於自己一人的。

:其實悲傷也不見得是件壞事呢。

「歡迎來到憂傷馬戲團。」